• 优质金融资源“注”入云南 2018-12-11
  •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8-11-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8-11-23





  •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穿越六零:军少,来闪婚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8637-33519707/

    第二十三章 谈谈
        林曦抱臂站在一旁,冷眼看孙庆勇被他那群儿女们左搀右扶簇拥着笑声不断地走到客厅沙发上落坐,经过她面前时还是没看见她,不由得再一次为以前的林曦叹气:这还不如自己上辈子当孤儿呢,没有可以期待的,就无须承受心酸失落。

        保姆端上来醒酒汤,说有热水,问首长先吃宵夜还是先洗?孙庆勇摆手不用宵夜,酒席上饭菜合胃口他吃得很饱,今晚高兴要和妻儿说说话,过一会再去洗澡。

        汪莹把汤碗递给他,孙庆勇伸手刚要接过去,错眼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林曦,他以为自己真的喝多眼花了,收回手抹一把脸,眯起眼仔细瞧瞧,确定没看错:“小曦?是你吧小曦?”

        林曦慢吞吞放下手里的报纸,站起来看向孙庆勇:“是我,林曦?!?br />
        父女对视,林曦的目光冷淡疏离像面对陌生人,让孙庆勇不舒服,虽然和这个女儿很少交流,关注不多,但父女之间何至于此?又见女儿变瘦了、黑了,猜想肯定是在山区农村吃了很多苦头,心里不免有些心疼难受。

        停顿间,未等孙庆勇开口,汪莹在旁温柔地说:“小曦啊,你这孩子,爸爸回来了,怎么不喊爸爸呢?我平时教导来教导去,任何时候都要讲礼貌?!?br />
        孙庆勇本想问林曦插队的情况,听了这话,便点点头接道:“你妈妈说得对,怎么能不声不响的,要是我不喊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你回来了?嗯?”

        林曦回答:“我刚才也去门口了,也喊爸爸了,迎接你的人太多,你没看见、没听见我?!?br />
        孙庆勇:“……”

        回想进门时的情形,似乎真是这样,妻子儿女一窝蜂上来,这个喊那个叫的,当时他眼睛余光看到一个姑娘站在人群后,还以为那是亲戚家孩子宋婉丽,就没细瞧……唉,都怪多喝了两杯酒,果然年岁不饶人,哪像二十岁时候,眼力、听力可都是杠杠的。

        孙庆勇无声叹息,紧蹙的眉头舒缓开,错怪了孩子,刚要安抚两句,孙兰雁却指着林曦大声道:“你撒谎!我一直盯着你呢,你嘴巴动都没动,根本没有喊爸爸!”

        林曦淡淡看她一眼:“你确定一直盯着?我可是看见你争着抢着跑到爸爸怀里去了,而当时我在你的后方,难不成,你后脑勺还长了对隐形的眼睛?好可怕的怪物哦!”

        “你!”孙兰雁噎住,孙明雁张口想声援,汪莹制止:“行了,多大点事,吵吵闹闹的?!?br />
        孙冰雁走到林曦身边想要牵起她的手,笑着道:“妹妹们很乖很可爱,偶尔也调皮捣蛋,咱们要爱护、谦让,谁让咱们是姐姐呢?”

        林曦此时没兴趣配合戏精,干脆利落躲开孙冰雁不让她碰自己,看着孙庆勇,虽然有些艰难,还是把那个称呼喊出口:

        “爸爸,我今天回到家,刚才汪姨答应我了:等你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汪莹眉心一跳,目光如刀刺向林曦: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这贱丫头是真的变化很大啊,这么嚣张可恶,都敢当面撒谎了。

        “行,那就去书房,正好我也有话要问问你?!?br />
        孙庆勇说着作势起身,被汪莹拉住,嗔怪道:“孩子不懂事,你也说风就是雨。有话明天说不行么?你得想想小曦今天才刚到家,她坐长途车很累的;你自己也喝了酒瞧着就犯困,真要谈起来,问这问那的,你能听进多少?我跟你们说过无数次,要劳逸结合、劳逸结合,就是不爱记着!”

        孙庆勇一听有道理,呵呵笑两声,对林曦挥了挥手:“你妈妈说得对,爸爸有点酒醉了,你坐几天的火车也确实很辛苦,那就,你先回房好好休息吧,明早起来再说?!?br />
        话音甫落,汪莹便连声地问保姆热水好了吗,一面殷勤地要伺候孙庆勇去洗澡,夫妻俩相扶相搀着离开,这样情形下,林曦自然不好意思追着他们要谈话。

        转身见孙冰雁还站在她身旁,笑容温婉,眼底却满是嘲讽:“小曦,要不今晚去我房间住,睡不着的话,咱们姐妹好好谈谈?”

        林曦笑了笑:“你想谈什么?谈梁建国?还是你那位……前未婚夫?好像是公安局长的大公子对吧?我记得你以他为傲,曾经说过:他是最英俊潇洒又浪漫的骑士,关键打架最厉害,威风得很,比梁建国那样的小白脸文弱书生强一百倍,你爱死你的那个他了!言犹在耳啊,谁能想到我一走,你和梁建国就勾搭上,还订了婚,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喜欢小白脸就喜欢小白脸呗,明说出来我让给你不就完了?搞得现在变成你抢了我的对象,又抛弃了你的前未婚夫,这么大动静,没少被人讥笑吧?还有你那位前未婚夫,你就不怕他找梁建国决斗?梁建国肯定打不过,整出人命可怎么办???”

        孙冰雁笑容消失,看怪物一样瞪着林曦,胸脯起起伏伏,咬牙切齿、偏偏还得压低嗓音:“林曦你、你简直……你无中生有!你这是污蔑,我根本没有什么前未婚夫,我也没说建国是小白脸……建国并不爱你,他亲口说的,真正喜欢的人一直就是我!你仗着梁姑姑的纵容,纠缠建国,你知道吗他很讨厌你!”

        “孙冰雁,你的脸皮可以跟城墙比厚度了,颠倒黑白的技巧这么高超,真让我大开眼界?!?br />
        林曦冷笑:“你转告梁建国:背叛了我,是他的损失,这辈子我们就是陌生人,不会再有半点交集!天涯何处无芳草,离了他梁建国,我林曦能找到更好的男人!你不是说梁建国不喜欢我讨厌我吗?那正好,他手里还有我的东西呢,当时他说要替我保管,你让他尽快还给我??蠢唇裢砦一拐娴酶闾柑?,写一张清单,你帮我交给梁建国?!?br />
        林曦可不是随便说说,记忆里真有这事:原主眼看自己喜爱的珠宝首饰和珍贵纪念品被孙家人掏得没几件了,就跟梁建国诉苦,梁建国自告奋勇替她保管,拿走了一个紫檀木匣子。    
    【网站地图】

  • 优质金融资源“注”入云南 2018-12-11
  •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8-11-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