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质金融资源“注”入云南 2018-12-11
  •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8-11-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8-11-23





  •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仙在大明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78547-33519764/

    第446章、这个孩子不对劲
        第446章、这个孩子不对劲  

        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是会不重视。虽然知道天没亮,去军营并不好,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一城的机关人,他们绝对没有可能是对手的。

        然而,他们赶往军营不久,却发现,他们似乎是迷路了。

        “鼎石,我们来的时候有这么远吗?!?br />
        “没有。早应该到了?!碧缑挥兴党瞿歉鲎?,但是“鬼打墙”已经出现在了他们心中。

        “不行。加快脚步。咱们必须赶往军营?!?br />
        “好,我们走快一点,走快一点就到了?!?br />
        他们努力加快脚步。然而,每到了一处转弯,他们的面前的路却是那么的熟悉。

        “黄大人,金府的人都死了吧?!碧缭诨匾?。已经死了不少了,应该没有了。

        或者说,他希望没有了。

        他也是接触过异常的人物,但是他接触的异常,也就是一两个人的事。多,也不会多过他们一方的差役。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发现己方的人数不占优势。

        “恐怕,这城里早就已经发生了死人事件,只不过之前人死之后,全都被制作成了机关人,那些人都在各自的家中生活着?!被谱映未蚱铺绲幕孟胨档?,“这里是机关人的城,不是只有金家有机关人?!?br />
        黄子澄脸色白了一下,又说:“这样一说,我们连谁是机关人都不知道?”

        他这是让自己的判断吓了一跳。

        “大人的浩然正气呢?可不可以对付它们?”铁铉又问道。

        “鬼怪什么的,应该可以,但是机关……”

        一边走路,一边说话,让他们渐渐冷静下来。

        “还是有办法的,只要找到军队,以军中的人手,打掉机关人并不会多难?!?br />
        铁铉想着军中的人手。

        铁铉分析说道:“大人的浩然正气可以对付鬼怪,所以只要有人可以拆了机关人,这城就可以恢复正常?!?br />
        铁铉这么说,并不全是在打气。他是根据已经发现的来分析,毕竟黄子澄在他面前是拆过机关人的?;谱映慰梢圆?,军人自然也是可以拆的。

        所以只要去除掉鬼怪的力量,机关人实际上也就没那么恐怖了。

        当然,分析是一回事,但是心中也还是怕的。没办法,披着人皮,四处活动的机关,说是不怕,又怎么可能?更不用说,这些个机关还要弄死自己等人。

        “鼎石,你居然懂得这么多?”

        听到铁铉的解释,黄子澄诧异回头。作为一名读书人,特别是他们这些中举的读书人,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四书五经上,其他一切的书都是不读的,都是杂书。不是他们就不好奇,就不想读,实在是他们没有精力读。

        读书本就是很苦的。想高中,更是要有悬梁刺骨的努力。

        是的,但凡是高中的,又有几人是不努力的?

        过目之忘之能,可不是人人都有的。那能力基本上是特异功能了。

        至于什么小时候的“神童”,大了之后的踏青、诗会……

        平日读书那么苦,还不许人装装逼了?

        装完逼回来,还不是苦熬着自己读书,做做不完的习题。

        就说黄子澄,他也是最近才接触的“杂书”,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木匠的传承中,也有这些恐怖的东西。他以为只要看一些佛道的书就可以了,但是现实却给了他一棒。

        “还行吧,我在审案的时候,什么都见识了一些,当然要什么东西都要懂一点点……”

        铁铉与黄子澄不同?;谱映卧谥辛司僦?,进的是太子宫,干的是教育太孙的工作。也就是说他还是在与经史子集打交道。

        铁铉就不一样了,因为审案子,他必须与形形色色的人物打交道,自然也就知道一些。

        但,没用……

        转过一道巷子,他们又回到了到才的巷子。地上黄土地上一道又一道的脚印,记录着他们已经在这里走了一圈又一圈了。

        “黄大人,怎么办?”看着老是在转圈子,铁铉只觉自己更累了。

        “大人,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就在这时候,一个大明士兵走了出来。

        黄子澄他们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他们一起来,却怎么也叫不醒的士兵走了出来。

        在金府的时候,他们叫过。没叫醒。毕竟中了蒙汗药的人,哪里那么容易叫的醒。甚至一些强效的蒙汗药,人要是吃了,被开肠破肚,昏迷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它们已经可以当成麻沸散使用了。

        那个士兵缓缓走来,面无表情道:“大人,你们怎么在这?”

        “太好了,你醒了。我们迷路了,快带……”

        “大人,你们在这干什么?”

        又一个士兵从巷子的角落里走出,这同样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人了。

        “礅子?!毕壤吹氖勘抗饩傻目醋藕罄吹氖勘?,颤抖道,“放过他们吧?!?br />
        “你在说什么,走吧?!焙罄吹氖勘廊皇敲嫖薇砬?。

        “不要再骗我了,我们已经不是我们了,我已经知道了?!?br />
        “你在说什么?回去?!?br />
        “唉!甜品我吃的不多……”

        他做着解释。

        “不,你吃了?!焙罄吹氖勘蚨狭怂?,

        “你吃了,与我们一样。只不过人的灵魂很奇妙。如果灵魂不知道自己死亡,会继续以为自己就是一个活人?!?br />
        “我已经死了……”

        他想起来了,就像自己的战友一样,甜品自己也没有少吃,自己在把碗摆回去的时候,碗是空的。

        然后便是无尽的黑暗。非要说不同,也就是他醒的比其他人早。甚至在迷糊中,看到其他人被人开肠破肚。

        “回去吧,你已经死了?!?br />
        “我已经死了……”

        “是啊,死了,都死了?!?br />
        “不!没有死。甚至可以说,我们获得了永生?!?br />
        这时候,其他士兵赶了过来,一边说,一边以刀鞘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

        刀鞘直接将那个士兵的头砸弯,露出了里面腐朽的木头支架。

        两只眼珠子因为受到重力,居然也被砸飞了出来,在地上缓缓翻滚。

        “你们干什么?”那个刚刚反应过来自己死亡的士兵惊恐着。

        其他士兵没说话,只是狠狠砸着。

        与此同时,其他士兵也连忙过来帮忙,三两下将这头木头机关人砸死。

        “他背叛了我们?!币桓鍪勘?。

        “我们是军人,我们可以死,却不可以被人控制?!绷硪桓鍪勘?。

        “大人,边里的事需要立即报告殿下?!币桓鍪勘?。

        “可是我们出不去?!?br />
        黄子澄非常感动。这帮士兵死了都要帮他们,他又怎么会不感动呢?

        “大人,跟我们来?!?br />
        士兵在前面带路。

        不过,他们没有走在路上,而是直直向房子走去。

        这是机关吗?

        黄子澄和铁铉点点头,跟了上去。

        而那个明白自己已经死了的士兵,却没有跟上来。

        明白了死亡,他的灵魂走出了机关制成的身体。

        另一边,铁铉与黄子澄他们小心走近屋子,爬了进去。

        那屋子不是幻觉,用手摸有实体,爬上去才发现,眼前的不是墙,而是一扇窗台。但是在爬之前,那分明是一道墙。不是幻觉,却欺骗了视觉。这就是机关。

        也就在这时,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

        “加入我们,加入我们吧……”

        “砰砰砰……”

        黄子澄他们还没有发声,士兵机关人便打砸起出声的机关人。

        “大人,小心……”

        一个士兵刚刚开口,骤然间,士兵机关人中突然有一个开口道:“加入我们吧?!?br />
        其他机关人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叛变的士兵士兵人,便快速挥动他手的腰刀。

        转眼间,其他士兵的头被他斩了下来。

        “咚咚咚……”

        一个个头颅掉落,滚动,张着双眼,嘴巴张着:“走,快离开这里?!?br />
        这是他们最后的发声。

        “现在怎么办?往哪里走?”铁铉看着四周说道。

        到了现在,他们已经知道机关城的机关可以混淆人的视觉。

        “往哪走都行。撑到天亮就可以了?!?br />
        黄子澄是看过佛道之书的,知道邪物怕阳光。铁铉认可了他的判断。二人便向楼上爬去。因为爬的高,越容易看到阳光。

        踩在二楼的木板上,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了地上的一个脚印。

        “有人上楼过?!?br />
        黄子澄刚要喊有没有人,铁铉连忙捂住他的嘴,警告道:“别喊,虽然有脚印,但是谁敢肯定就是人的?!?br />
        黄子澄脸一白,连忙点点头。

        然后两人上楼,铁铉神色凝重,循着脚印,终于和黄子澄来到二楼。

        “这里脚步乱了?!?br />
        铁铉看着地上的脚印,四周一看。

        屋子和中原人家的二层小楼差不多,这时候,铁铉走到门半开的地方。

        推门,看了一下,里面只有一张床。

        但是那张床却已经满是污垢和灰尘,看上去不太像是人住的。

        铁铉走了进去,屋子里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地上,床头柜,衣橱里,摆放着不少成品的机关人娃娃。

        不过这些机关人娃娃都很小,姿态各异,大多数的颜色都已经褪去。

        “这些机关人娃娃,都是木头的?!?br />
        铁铉捡起一个机关人娃娃,认真观察着,上面没有人皮人血的味道,正说着,手上的傀儡娃娃头突然扭来。

        不过,怪异的是,手上的傀儡娃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转过头,看着。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机关人。

        铁铉微微点头。对这样的机关人,他还是认可的。至少这纯木头的,可比木头架子套个人皮好多了。

        现在铁铉已经知道金家是有机关人制造技术的。而原始的机关人就是这些木头人。

        而为他们招灾引祸的,是那些用尸体制成的机关人人。

        正想着,隔壁屋突然传来一声声响。

        “轰隆隆……”

        “有什么东西倒塌了?!?br />
        二人惊呼,立即夺门而出。

        发出声音的,正是来自隔壁屋子。

        这间屋子似乎最大,足足有两间屋子那么大。

        之前因为门关闭着,所以铁铉和黄子澄才没有注意到。

        此时听到声音,他们也便发现了门,冲了进去。

        看到屋内的一切,铁铉他们直接愣在原地。

        只见屋内的四周,居然竖立着一排排的木头支架,每个木头支架上面,摆满了形态各异的机关人。

        这些机关人有男有女,还有老人孩子。

        他们都非常的精致,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仿佛在打量着铁铉和黄子澄这两个不速之客。

        而在场中,一个孩子站在原地,他跪在地上,低声哭泣着。

        “是那个孩子。你没事吧?”黄子澄他们认出了孩子,他是金忠老人的孙子。

        “我……没事……”

        孩子痛苦说道,在他的面前,倒着一大片的机关人。

        铁铉估摸着,刚刚倒下的声音,就是这里发出的。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br />
        黄子澄他们看着孩子。

        “我没用,我做的机关人不会动?!?br />
        小孩子很痛苦?!拔沂墙鸺椅ㄒ坏拇?。金家的仇要由我来报,但是我却连一个能动的机关人也做不出来?!?br />
        “这里的机关人都是你做的?”铁铉凝重道。

        “没有用的?!毙『⒆油纯拮?,“这些机关人全都不会动的?!?br />
        “为什么那些机关人会动,我的却不会?!?br />
        黄子澄紧紧地站在铁铉身边,问道:“你爷爷呢?”

        刚才他就觉得奇怪。什么“唯一”,他难道知道他爷爷身上发生了什么?

        小孩抹着眼泪,痛苦的捂着肚子:“我饿了,爷爷去为我做饭去了。我自己想练习一下机关术,便自己上来了?!?br />
        他在说话的时候,墙壁上柜子里的机关人不知何时全都扭头看来。

        这些机关人的眼珠就好像能够转动,没有焦距的黑瞳逐渐凝聚,形成一个个狰狞的眼神。

        仿佛它们根本不是小孩子制作出来的,仿佛小孩子是他们的杀身仇人一样。

        一股子煞气在这里凝聚。

        黄子澄有心使出浩然正气驱散它们,?;ず⒆?,但是铁铉却拦住了他。

        这个孩子不对劲。
    【网站地图】

  • 优质金融资源“注”入云南 2018-12-11
  •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8-11-23
  • 史上最大锦鲤!南京大二女生一次收到618个快递 2018-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