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假还是误伤?拼多多遭遇大量商家上门维权 2019-09-17
  • 坚守岗位守护绿城美丽与整洁 2019-09-12
  • 山东官宣留下功勋大外援 莫泰再战CBA两年! 2019-09-12
  •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2019-09-11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9-10
  • 鹿心社:弘扬井冈山精神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9-10
  • 为祝贺你们!为你们自豪,为你们骄傲——中国核电的创新者!这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延续,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发扬!有良心的中国人,更要感谢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 2019-09-08
  • 乡村振兴,上海这些特色小镇如何亮出名片 2019-08-25
  • 【专题】强力推进大气污染治理 2019-08-25
  • 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 2019-08-20
  •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9-08-20
  • 小区麻将馆 何时不扰民 2019-07-28
  • 醉人冬景 带你看遍世界各地雪中葡萄园葡萄园醉人 2019-07-25
  • 哈勒普逆风翻盘 终圆大满贯冠军梦 2019-07-18
  • 精准发力形成合力 坚决完成对口援藏任务 2019-07-18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6583-17544025/

    第六百三十四章 装死
        怒战的战力在凡间怎么也能进入前几名,以他的实力杀掉一个字真言当真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只不过,这里是唐门,在唐门之中动手摘了唐门的长老的首级,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凶残了。

        以至于整个唐门都呆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剥皮换肉身披百兽之皮白鸟之羽百鱼之鳞的在嗜血蛮国做谍三十年的怒战轻而易举的摘掉了字真言的脑袋。

        怒战哈哈大笑,此时的字真言虽然脑袋被摘掉,但却并未死去,身躯的颈腔中正在不住蠕动,显然是要用异法重新生出一颗脑袋来。

        怒战桀桀怪笑,将手中的字真言的脑袋捏爆,随即伸出鹰爪一般{的双手,一下勾住字真言的左右肩膀,刷的一撕,字真言就被怒战生生撕成两半。

        鲜血和五脏齐飞,将原本就面目狰狞凶恶的怒战染成了鲜红的颜色。

        怒战撕碎了字真言的身躯的速度极快,几乎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以至于此时其他两位长老才出手,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子妖妖更是勃然大怒,她自己对于字真言还有其他两位长老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以她的性子,她是唐门的主人,这些长老都是她的奴才,现在被人说杀死就杀死了,她如何能善罢甘休?

        “怒战,这里是唐门,你好大的胆子!”子妖妖的一声大喝,引动了唐门的护派大阵,五毒大阵立时运转起来,在大殿之上猛地汇聚起滚滚的漆黑毒气,毒气之中电光闪闪,风气汹涌,吹熄了大殿之中的烛火,整个大殿之中一时间电光闪烁,流火乱窜,仿似末世一下降临一般。

        所有的唐门弟子此时身上都开始有一条肉眼看不到的细线连接这道漆黑的乌云。

        很快这电火乱窜的乌云毒气就笼罩住怒战。

        一道碧绿色的电流猛地劈下,怒战也不敢大意连忙后退,但这是整个唐门所有的弟子,外加唐门数百年的积累形成的灭世雷霆,如此近的距离如何能够避得过?

        啪的一声巨响,怒战就被劈中,随即就见怒战身上的百兽之皮百鸟之羽百鱼之鳞猛地炸开,怒战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亮了起来,如同被点燃了一样。

        闪光过后,怒战浑身上下浓烟滚滚,颓然跌倒,看上去已经变成了一块焦糊的渣宰。

        子妖妖发出一声满意的冷哼,对于这种半路跑来影响她兴致的家伙就是应该这样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唐门上下也是心中解恨,字真言长老死得太惨了。

        子妖妖再次看向被红色的大球包裹着的方荡。

        此时那红色的大球尚未完全愈合,恰好可以从即将愈合的大球中看到方荡,子妖妖的眼神看过去,哪些正在不断愈合的红色的丝线,立时停顿住,并且将开口逐渐扩大,使得子妖妖能够清楚的看到方荡的脸。

        就见方荡争淡然的看着外面的情形,似乎怒战的死对他毫无半点触动,子妖妖是很期待能够看到方荡惊慌失措的表情的,可惜,她非但没有看到慌张恐惧的方荡,反倒看到了一个冷眼旁观的家伙,子妖妖从第一次见到方荡的时候,就对方荡相当的反感,说不出来的讨厌,此时就更讨厌方荡了。

        “方荡,我唐门这灭世雷火威力如何?你怕是不怕?”子妖妖用冷嗖嗖的语气问道,很有一种拿这灭世雷火来劈击方荡的意图。

        方荡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似乎并不想开口,但想了想后还是说道:“本来我不想说,但你既然问我了,那我不妨告诉你,你的灭世雷火确实不错,威力不凡,叫人印象深刻,不过,用处却不大?;蛐怼美瓷绽勾蘸献庞糜??!?br />
        方荡刚开口的几句话,叫子妖妖略感满意,四周的唐门弟子也觉得方荡这几句话说的中肯,但听到方荡后面的话语,整个唐门的弟子尽皆愤怒起来,这个方荡实在可恶。

        子妖妖却似乎对方荡的言语不以为意,手指开始转动自己拇指上的翠绿色的扳指。

        方荡看着嘴角含笑的子妖妖用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转动着那枚扳指,当初洪熙告诉过方荡,子妖妖开始转动扳指的时候,就是准备要杀人了,没想到子妖妖这个习惯现在还没有改变。

        四周尽皆是哗然之声,方荡干咳两声道:“至少,你这灭世雷火连一个怒战都杀不死,难道我说得不对么?”

        四周的唐门弟子闻言不由得一愣,齐齐看向变成焦糊一团的怒战,此时的怒战身上依旧冒着滚滚的浓烟,那灭世雷霆不光只是电流劈击,内中还隐藏着剧毒,剧毒附在电流之上,随着电流游走怒战全身,甚至连骨头里面都已经走了一圈,就算怒战不惧雷火劈击,但内中的毒性也足以将怒战给生生毒死,绝无幸免的道理。

        果然,怒战一动不动,和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这团焦糊的东西还能动的话,绝对会叫在场的所有的唐门弟子感到意外加震惊。

        所有的唐门弟子都看向方荡,在他们看来方荡在说谎。

        方荡看着这一双双充满不信任的双眼,不由得叹息一声道:“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再劈他一下,一定能将他劈活过来!”

        子妖妖对于方荡的言语半信半疑,虽然方荡的话听上去实在是太过危言耸听,但方荡毕竟是堂堂的金丹丹士,就算修为全失,也依旧是金丹丹士,虽然子妖妖不愿意承认,但方荡眼光和见识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所以子妖妖手指一点,如同扯下一根丝线一样,冲那滚滚的阴云之中扯下一道雷霆来,正要朝着怒战劈去。

        怒战那一动不动焦糊冒烟的尸体竟猛的一颤随即真的活了过来,并且动作极为迅速,避到一旁。

        那焦糊的身影猛的一抖,身上的焦糊外壳破碎飞舞,重新显露出怒战那由百兽之皮、百鸟之羽、百鱼之鳞拼凑出来的身躯。

        不,现在已经不能说怒战身上的百兽之皮、百鸟之羽、百鱼之鳞是拼凑在怒战身上的,因为,这些东西现在已经和怒战的身躯完全结合在了一起,他们就是怒战真正的皮肤身躯。要知道刚才的雷霆之力已经将怒战身上的外皮炸碎,烧糊,如果怒战身上的皮是拼凑出来的,此时定然不会重新生长出来。

        怒战哈哈大笑,随后有些嗔怪的看向方荡道:“你说破了就太没意思了!”

        方荡则笑道:“没办法,你不活过来,她就开始针对我了,我就回死得很惨!”

        “我以前倒没想到你还是个有趣的家伙?!迸蕉杂诜降吹奶拱紫嗟甭?,接着说道:“不过,就算你把我拿出来当挡箭牌,你也一样会死的很惨,你知道这天下有多少人来杀你么?这么说吧,如果天底下有十万个修仙者,那么现在在这芥子山下,就至少有六万,这些人都是准备来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的,方荡,你怕不怕?”

        怒战哈哈大笑着说道。

        方荡却微微眯了眯眼,露出沉思之色,随后,方荡看向怒战,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怒战,你来这里干什么?”

        怒战闻言那双鹰瞳之中闪现出一丝明亮的花火,随即这花火就泯灭掉:“我来当然是要杀你,我和你之间仇深似海,你去了上幽界也就罢了,现在回来了,我当然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br />
        “你的儿子怒早归呢?”方荡似乎根本就没有听怒战咬牙切齿的话语,而是思维跳跃式的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怒战嘿嘿笑道:“杀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难不成你以为你这样的丧失了修为的家伙也得我们父子一起上才能杀得了你么?方荡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

        方荡虽然问了怒战问题,但却似乎根本就没有听怒战的回答,而是陷入沉思之中。

        怒战双目微微一眯,随即朝着方荡就窜了过去,“方荡,你不用想了,要想的话,就去幽冥鬼蜮之中再想吧!”

        子妖妖还有一众唐门弟子对于方荡和怒战之间旁若无人般的问答相当不爽,尤其是子妖妖,她从生下来就是焦点,随后在不算漫长的人生之中,一直都是焦点之中的焦点,她就是那种一生下来就占尽了天底下的便宜的存在,甚至到了火毒城,遇到洪正王那样的凶残成性的存在都被当成掌上明珠一般的被宠爱着,那怕她现在数次给弘光帝下毒,也依旧得到了弘光帝的原谅,甚至宠爱依旧不变,如她这样的天之娇女,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轻视忽视,而现在,方荡和怒战两个全都被她攥在手心里,却如此轻视她,将她当成了空气,这叫她心中一万个不满意。

        此时怒战竟然胆敢出手碰触她的猎物,那就更是作死!

        子妖妖白皙的手指朝着上面的雷云一点,雷云中立时翻滚起滚滚的雷霆电力,朝着怒战劈击过去。

        那漆黑的浓云就在怒战的头顶上不过两米的位置,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雷霆电力那恐怖无比的速度,怒战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可能,一道道的雷霆瞬间就劈在了怒战身上,电光闪烁,火花迸溅,整个大殿之中到处都是电流乱窜,如同大河汹涌而来一样,地面上都是粼粼电光。

        这一次怒战再次化为一团焦糊,但这一次,怒战并未倒下,而是速度不停,依旧向前狂奔,怒战一边跑,焦糊的外壳一边炸裂迸碎,一块块的焦糊碎块跌落下来,露出下面崭新的鸟羽、兽皮还有鱼鳞。

        怒战受到了那么强横的雷霆电力的劈击,竟然还能恢复过来,并且似乎修为也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生出异变来,就见此时的怒战身形非但没有收缩变小,反倒开始涨大起来,并且怒战的后背焦糊的外壳崩碎之后,竟然鼓起两个大包,那两个大包不断的蠕动,随后,刷的一下,从中伸出一对翅膀来!

        怒战有了这对翅膀如虎添翼一般,速度越快,双脚离地而起,紧接着在怒战的背部脊椎骨上生出一根根的尖刺,这些尖刺彼此相连,如同鱼鳍一般,一直蔓延到尾椎,而怒战的双脚此时骨骼开始发生变化,化为豹子一般的弯曲形状,双臂则更像是熊臂,尤其是那双手,此时上面生出锋锐的指甲来,再加上扎实的肌肉,此时的怒战不似人、不似兽、不似鸟更不似鱼,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头四不像的怪物。

        此时的怒战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强大的爆发力,和叫人心悸的破坏力。这样的怒战看上去就像是异种怪物,并且是那种能够将天底下所有的存在当成自己的猎物的,那种站在金字塔顶端上的怪物。

        再配上怒战的不死之身,这样的怒战未免有些太恐怖了!

        这样的家伙似乎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将其杀死,而他从诞生那一刻开始,就是为了统治整个世界。

        这一下,包括子妖妖在内的所有的唐门修士全都呆住了。

        怒战转瞬就到了那红丝包裹的球前,一头就扎了进去。

        子妖妖此时才算明白过来,为何怒战一出现就是一副猛打猛、撞的样子,这家伙根本就毫无顾忌,不管前面是什么拦路全都是一冲而过,这家伙拥有这么强悍的肉身和恢复能力,当然什么都不怕。

        不过子妖妖绝对不愿意看着到手的猎物被怒战抢走,子妖妖重重的闷哼一声,随即在子妖妖身后猛的飞出一口棺材来,这口棺材看上去沉重至极,材料虽然是木头的,但却给人一种金铁构成的感觉。

        方荡见过这口棺材,当初子妖妖身后专门有几个壮汉帮助她扛着这口棺材,并且,方荡的记忆之中,无论子妖妖出现在哪里,这口棺材都跟着她到哪里。

        至于棺材之中究竟有什么,方荡却并未见到过,只知道棺材里面应该有活物存在。

        此时这口棺材在空中猛的闹腾起来,棺材盖被内中的东西撞得叮当作响,棺材盖也突突乱弹。

        “出来吧,乱世妖蛊!”

        随着这声命令的下达,那棺材盖猛的崩开,从中稀里哗啦的涌出数不尽的骷髅骸骨来。

        这些骷髅骸骨都只有三四岁孩子大小,大吵大闹呲牙咧嘴的怪叫着钻出,潮水朝着怒战就追了过去。

        那棺材显然也是一件空间之宝,不然区区一口棺材如何能够盛放的下着数不清的骷髅?

        怒战感受到后面一股股的阴气袭来,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随即露出一丝狞笑,紧接着怒战双翅一震,本就相当快的速度此时变得更快,怒战和方荡之间的距离本也没有多少,以怒战的速度,眨眼都用不了就到了包裹方荡的那颗红球前。

        怒战桀桀怪笑,猛的深处熊掌一般的手臂,朝着那红色的丝线构成的大球就拍了下去。

        按照怒战的想法这一巴掌足足能够将那红色的丝线大球给拍得粉碎,然而,情况却出乎怒战的意料之外,他这一掌拍在红色丝线构成的大球上的时候,那些红色的柔顺的丝线忽然之间竖立起来,如同钉子一般,怒战这一巴掌砸下去,瞬间就被红丝贯穿了手掌,继而这些红丝犹如活了一般,如同毒蛇一般的死死咬住怒战的血管,开始顺着怒战的血管朝着怒战的心脏游走。

        从外面攻击杀不死怒战,子妖妖不信从怒战的身躯之中攻击,也一样杀不死怒战!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不死的存在!

        怒战一声大吼,虽然红雾入血入肉,但怒战仿似全无感觉一样,怒战的一双鹰瞳之中,就只有方荡,他此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先将方荡给斩杀掉。

        此时方荡忽然笑了起来,“怒战,我知道你为何出现在这里了,上次你想要复活妖圣,结果你成功的复活了妖圣却被我用地发杀机的神通将其给活活填死,这一次,你又准备了什么阴谋?杀我?杀我真的很重要?重要得超过了嗜血蛮国占领整个凡间?”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是想要将这来杀我的六万修士一网打尽吧?”

        怒战闻言双目之中光芒爆射而出,此时的怒战已经一头撞进了包裹方荡的红雾丝线构成的牢狱之中。

        “方荡,我绝对不会叫你再坏我的好事!”

         广东福彩好彩一预测
    【网站地图】

  • 打假还是误伤?拼多多遭遇大量商家上门维权 2019-09-17
  • 坚守岗位守护绿城美丽与整洁 2019-09-12
  • 山东官宣留下功勋大外援 莫泰再战CBA两年! 2019-09-12
  •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2019-09-11
  • “头部内容收割机”金城:文娱投资难以忽视的真相与逻辑 2019-09-10
  • 鹿心社:弘扬井冈山精神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9-10
  • 为祝贺你们!为你们自豪,为你们骄傲——中国核电的创新者!这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延续,是“两弹一星”精神的发扬!有良心的中国人,更要感谢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 2019-09-08
  • 乡村振兴,上海这些特色小镇如何亮出名片 2019-08-25
  • 【专题】强力推进大气污染治理 2019-08-25
  • 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 2019-08-20
  • 陈奕迅观看世界杯时竖中指 经纪人还原真相 2019-08-20
  • 小区麻将馆 何时不扰民 2019-07-28
  • 醉人冬景 带你看遍世界各地雪中葡萄园葡萄园醉人 2019-07-25
  • 哈勒普逆风翻盘 终圆大满贯冠军梦 2019-07-18
  • 精准发力形成合力 坚决完成对口援藏任务 2019-07-18
  • 广东快乐10分加奖 p3开机号今天百度风云榜电视剧 吉林快三速查 浙江快乐彩前三直选走势图 河南11选5中奖金额 好运快3 福彩双色球红蓝分布图旧版 坚豆扑克下载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彩票软件可靠吗 复式投注 快乐赛车是哪里发行的 糖果派对经验 羽毛球比赛详细记录 沙巴体育○盈禾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