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年人“犯困” 内情并不那么简单 2019-05-15
  • 马航客机在乌俄边界被导弹击落 2019-05-15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4
  • 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3战平西班牙 2019-05-12
  • 上饶市2018年新闻发言人“集体亮相” 共186名 2019-05-12
  •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 70载人民日报见证知识产权事业发展 2019-05-05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湖南“走前头作表率” 2019-05-03
  • 一语惊坛(5月8日): 回望过去,铭记历史,强我中国! 2019-05-03
  • 女司机连撞9辆车 下车借火淡定抽烟称:我故意的黄衣女子黑色轿车-要闻 2019-05-02
  •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05-01
  • 汉阳陵举办“文化与自然遗产日”主题系列活动 2019-05-01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4-30
  • 长子县2017年蔬菜总产值达8.65亿元 2019-04-16
  • 世界杯夜不眠 合肥万达乐园打造霸都球迷首选集结地 2019-04-07
  • 一语惊坛(6月8日):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 2019-04-07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3304/

    学院卷 第六百三十九章 老街的女人 (上)
        离开了楚欣染家,古枫接到了严新月的电话,拿到了陈稀可家的地址。

        深城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真正的贫民窟,但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陈稀可住的这一片。

        这是一片没有经过改造与规化的老街,保持着八十年代初的模样,各种破旧的老楼林立着,其中又穿插着许多新式的楼房,混杂在一起让人觉着不搭调,也让人感觉混乱,就像是这里的人一样,外来人口,本地居民,三教九流,龙蛇混杂,各色不一。

        古枫按照严新月给的地址,找到陈稀可家的时候,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一栋四层半的当街门面楼,应该有些历史了,白色的外墙瓷砖已经变成了灰色,上面露着了斑斑驳驳的锈色痕迹。

        一楼的两个门面打通成一个,外面镶着透明玻璃,可以一目了然的看清里面的摆设,一张当门而立的长沙发上,坐着七八个浓脂艳抹装扮露骨的女人。旁边是四五张对镜而立的空椅子,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这是一间发廊,而且明显不是正规的那种。

        陈稀可就住在这里?她是鸡头?

        古枫走下车站在门前的时候,如此恶寒的想。

        发廊里的女人们看到一辆闪亮到扎眼程度的昂贵跑车停到了门口,然后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衣着时尚气质非凡的年轻男人,一时间也是惊愕的合不拢嘴。

        这样的跑车,她们有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名字,但她们清楚的是,这种跑车在老街这一片是很少见的,其实黄金版布加迪威龙,深城也仅此一辆,纵然老街会有跑车经过,也不可能是这辆的。

        况且,也没有有人会开着如此名贵的跑车光顾这种野鸡店,尤其是这个男人如此的年轻帅气。

        不夸张的说,如果这个气宇轩昂的男人愿意的话,肯定会有很多女人宁愿倒贴钱也要让他上的。

        其实,她们还真猜对了,古大官人确实是有这样的女人。丁寒涵,不就是倒贴型的吗?只不过她却不是为了上,仅仅是因为爱而已。

        一班女人诧异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古枫的身上,只是这个时候,她们谁都没有像从前一样,看到一个男人在门口出现,就狗抢骨头的齐齐扑上去,然后卖弄风骚各自法宝使出十八般武艺把人拽进自己的小房间去。

        这个气质男人散发出来的气势,跟本就让她们不敢造次。

        然而,让她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一点也不像来“洗头”的男人偏偏就走进来了,而且眼睛还不停的在众女的身上转溜。

        这些已经阅男无数的女人竟然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坐正了身子,有些把叉开的双腿合拢起来,有些侧是低下了头……这是一个很诡异的画面啊。

        “帅哥,洗,洗头吗?”一个姿色稍为出众的年轻女郎终于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如果说这位客官真的是来那个的话,她肯定是最有机会的一个。

        古枫的眼光在众女身上转了一圈,心里有失望,但也有庆幸,因为陈稀可并没有坐在她们中间,听到这个女人的问话,这就回答道:“我来找人的!”

        “你找谁?”和古枫搭讪的年轻女郎问。

        “找你们老板!”古枫想着陈稀可是本地人,再沦落也不会做小姐的,但是**头却是有可能的。毕竟陈稀可也是要吃饭的嘛,她的父母已经过世了,大哥陈大山又死在了校门一役中,那个陈弘胤虽然出来了,但现在肯定是瞎混着又或是酝酿着什么对付他的阴谋,绝不可能正正经经的找工作的。

        “找我们老板?”年轻女郎很是疑惑。

        坐门口角落里那两个懒散的汉子一听这话,也立即就站了起来,十分警惕的瞪着古枫。

        “别紧张,我不是来找事的!”古枫淡淡的笑道。

        两个男人盯着他打量了一阵,又互顾了两眼,其中一个就问:“你找老板做什么?”

        “我是他的同学,来看看他!”古枫平静的道。

        “同学?”两个男人互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阴沉起来了。

        “小子,我看你来找人是假,来找碴才是真的吧?”那矮个的男人脸上露出了凶相。

        “嗯?”古枫微微皱起了眉头。

        “滚出去,我们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另外一个男人道。

        “快滚,不然揍得你老木都不认识!”矮个男人捏紧了拳头,脖子扭了两扭,响起一阵“咯咯”的响声。

        古枫虽然很久都没活动筋骨了,今天的天气也确实不错,但也许是懒惯了,他今天也没打算做运动,所以就摆手道:“别误会,我确实是你们老板的同学!”

        “,我看你是买棺材不知店了!”那矮个男人见这家伙胡搅蛮缠不休,这就要上来开打了。

        看来,今天不想做运动都不行了呢!古枫苦笑。

        正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一个小房间的门开了,里面原本还响着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就停了,走出来一个穿着四脚短裤的男人,四十来岁,一身的肥肉,外加一胸的毛,此刻正满身大汗,显然是正在忙碌中被打扰了。

        “吵零巴闭,搞什么鬼???”那个中年男走出来后,沉声朝那两个男人喝问。

        “老板,这个人,他说是你的同学!”矮个男指着古枫对他的老板道。

        “是啊,我看他分明就是没事来找事的!”另外一个男人道。

        四十几岁的人怎么可能和二十几岁的人是同学,你以为念的是成*人夜大吗?所以那两个守场子的一下就认定古枫是来找碴的。

        那中年男看看古枫,又看看外面停着的那辆黄金版布加迪威龙,脸色数变,最后平淡的笑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

        “可不就是搞错了嘛!”古枫有些尴尬的道,随后又补充道:“不过我确实是来找人的?!?br />
        “那请问你要找谁?”中年男客气的问,能在这种地方开场子,没有点眼力那是绝对不行的,什么都不看,就看你家开来的这车,把他这个场子连着那些个女人全都当了也买不起的。这样的主试问可以轻易得罪吗?

        “我找陈稀可,她不是你们的老板吗?”古枫疑惑的问。

        “陈稀可?”中年男愣了一下,随后笑道:“这位先生,你确实是搞错了,她不是我们的老板!”

        “那”古枫原本是想问,那她是?

        谁知那老板却接话得极快,“我的老板是新锐锋的浩爷!”

        “新锐锋的浩爷?”古枫眉头皱了起来,他好像没听说过自己手下有这么一号人物吧!

        “诸浩东,浩爷!”那老板又解释道。

        古枫这才恍然,这不就是那个原来众牲堂堂主神经哥的一个跟班嘛,平常都别人都叫他小浩子,没曾想到了这儿就成了浩爷。

        他是浩爷,那我是什么?古枫感觉有些滑稽,也不想再跟这手下的手下再手下的手下胡搅一气,转过话题道:“那陈稀可呢?”

        “她是我们的房东小姐,这个地方是她租给我们的!”中年男赔着笑脸道。

        “哦!”古枫恍然,看来陈稀可要比他想像中的还纯洁一点呢!于是又问道:“那她在家吗?”

        “好像是在吧,今早没见着她出去的!”中年男指了指侧边的楼梯,“你从这上去吧。她住在最顶那半层!”

        “哦,谢谢??!”古枫礼貌的道,楼梯在店面里面,如果不是这老板指路,他可真是找不到呢!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那老板摇摇头,然后又殷勤的道:“先生,要不在我这里耍一会再上去,我这里的小妹可是出了名的活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担,能抬,有上,能下,能翻,能滚……”

        古枫回头看一眼那一排环肥燕瘦的女人,身材好的那张脸又长得惨不忍睹,脸长得俏的那身材又豆腐渣似的,唯一一个长得不错的,可是刚刚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他闻到了,有狐臭啊。

        这么些个货色,您老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于是赶忙谢绝道:“呃,谢谢了。对了,记了介绍,我叫古枫,我以后可能会常来?!?br />
        “古枫?”那老板愣了一下,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古枫却只是笑笑,然后上了楼梯。

        直到古枫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那老板才恍然回过神来,古枫,咱,咱老板的老板的老板?偶滴娘啊”
    【网站地图】

  • 老年人“犯困” 内情并不那么简单 2019-05-15
  • 马航客机在乌俄边界被导弹击落 2019-05-15
  • 孙月亮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4
  • 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3战平西班牙 2019-05-12
  • 上饶市2018年新闻发言人“集体亮相” 共186名 2019-05-12
  •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 70载人民日报见证知识产权事业发展 2019-05-05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湖南“走前头作表率” 2019-05-03
  • 一语惊坛(5月8日): 回望过去,铭记历史,强我中国! 2019-05-03
  • 女司机连撞9辆车 下车借火淡定抽烟称:我故意的黄衣女子黑色轿车-要闻 2019-05-02
  •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05-01
  • 汉阳陵举办“文化与自然遗产日”主题系列活动 2019-05-01
  • 惊险!司机驾车撞穿墙壁 “飞”下二楼 2019-04-30
  • 长子县2017年蔬菜总产值达8.65亿元 2019-04-16
  • 世界杯夜不眠 合肥万达乐园打造霸都球迷首选集结地 2019-04-07
  • 一语惊坛(6月8日):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