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沂市政府门口有枪击事件?男子涉谣被拘留 2019-07-15
  • 新闻漫评——“心酸”辞职信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7-12
  • 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7-10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7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7
  • 大数据为你呈现“端午”小长假车流 2019-07-02
  • 朝鲜是否会成为越南或其它国家,都是内部使然,美国的动作不是决定性作用。说的更直接一点,这完全取决于本国工人阶级的马克思主义觉悟,国家是否承认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9-07-02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5) 2019-06-11
  • 候选企业: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06-10
  • 藥音乐、网易云音乐、奇大音乐三方合力 共谋校园原创音乐发展新动能 2019-06-07
  • 女子为维系恋情 抱走别人的孩子谎称与男友亲生 2019-06-06
  • 安理会拍“世界杯全家福” 中国代表默默拿出乒乓球拍 2019-06-05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6-01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5-22
  • 中国侨联直属机关党委举办党务干部培训班 2019-05-22






  • 手机请访问wap版://wap.pgyzw.com/wapbook-53-22679/

    学院卷 第八十一章 二老爷
        丁寒涵竟然在他面前缓缓的宽衣解带起来。

        天啊,你要干嘛?要换衣服吗?你不是豪放到这种程度吧?我一个大男人还在这里呢!你把我当成透明的吗?古枫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丁大小姐这个举动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他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呢!

        “你,你干嘛???”古枫结结巴巴的问。

        “装什么装,你不是说昨晚没看清楚吗?”丁寒涵并没有停止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仅仅是几秒间,黑色上衣的钮扣已经全部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玉洁冰清的雪白香肌,还有那被黑色纹胸包裹着的双峰,黑白交替的视觉冲击强烈的刺激着古枫的神经。

        古枫无语了,他只是说昨晚没看清房间的布置而已,至于她那身细皮嫩肉,他是看清楚了的啊。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像眼前这种错误,就算古枫被打死也不会去纠正的。

        没多一会儿,丁寒涵就已脱得只剩下清凉的三点式了,虽然不是诱惑的情趣内衣,但就算只是一套普通的纯绵内衣内裤,也已经足够诱惑古枫了。

        然而,在她就要伸手去解纤背上的纹胸扣的时候,古枫却拦住了她。

        “不想看了?”丁寒涵疑问,仅仅是这话就使得古枫心里一颤。

        “想看啊,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改日吧!”古枫很费力的张口道,因为丁力生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让丁力生认为自己已经和丁寒涵生过关系就够了,没必要让他认为自己是十足的好色之徒嘛!

        丁寒涵的脸更红了,红得快滴血似的,心里骂道:真是中的,这样的要求你也好意思堂而皇之的大声说出来,昨晚还装模作样假正经呢,这会就露出驴煽真面目了。

        “姓古的,你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丁寒涵有点恼的问。

        看到丁寒涵这副模样,古枫终于明白了,感情是她把这个日误认为那个日了,想解释,可那又不太符合自己的性格,反正错有错着,于是激她道:“昨晚你都敢了,今天你就不敢了吗?”

        “我当然不敢!”丁寒涵想嘴硬,可是她真的硬不起来,發浪这种事情,仅仅一次就够了,在这种不清不楚不暧不昧的关系下,她就算再敢爱敢恨也不能屡屡犯贱??!

        “你不敢,我敢呢,躺床上去??!”古枫朝她的大床指了指。

        “你,真的,想,我,不”丁寒涵终于慌了。

        “咯嗦那么多干嘛啊,让你躺就躺??!”古枫相当强势的道,见她咬牙切齿的站在那里,好像又要冲过来咬自己的样子,心里一惊,赶紧先下手为强,走到她面前,伸手一推,就把她推倒在床上。

        “啊——”丁寒涵低声惊叫了起来,因为在她倒下的同时,古枫已经如影随形的跟着上了床。

        丁寒涵挣扎着正要起身,古枫却已经伸手摁住了她。

        “啊——”丁寒涵又是一声惊叫,只不过这回却有点痛苦的样子。

        古枫也感觉有点不对了,因为手上软绵绵的一团,抬眼看去,不免吃了一惊,自己正抓着丁寒涵的白玉馒头,而且好像还是受伤的那个。

        “呃,对不起!”古枫赶紧的缩回了手,想伸手去给她揉揉可那是能揉的地方吗?

        丁寒涵只是寒着脸,甚至闭上了眼,心里恨恨的道:哼,如果你真的敢霸王硬上弓的话,那我就从了?。。。?!

        谁知,等待了许久却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忍不住张开眼一看,却见古枫已经摆弄着银针,正准备往自己身上扎呢!

        这下,丁寒涵明白了,原来古枫之所以要把自己推倒,并不是要上弓,而是要扎针??!

        微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又不免惆怅,甚到可以说是郁闷,因为她越来越搞不懂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刚刚进房间的时候,明明对自己说话满带亲密的暗示,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睛也无时不刻不在喷火,可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期待着他进一步行动的时候,他却又变卦了,弄得自己的心里小鹿乱撞,却找不到出口??!

        有时候,她真的恨不得直接开口冲他说:你别把我看得那么高傲那么正经那么神圣不可侵犯好不好,我就是一个需要哄需要爱需要温柔的小可怜而已。

        然而,这种话丁寒涵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她只是有些冷,却并不是笨,不管社会如何演变,男女都是有区别的,如果说男人是猎手,女人必定是猎物,从来只有猎手去追猎物,没有猎物主动送上门的,那不但是一种犯贱的行为,说严重一点甚至是自寻死路!

        试问一下,有哪个猎人会再给送上钩的鱼喂饵呢?

        随着古枫手中的银针一玫玫扎进丁寒涵的,很快她就无暇他顾了,因为她的身体又被那种又痒又热又酥又麻感觉所占据了

        丁力生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人,但不是师爷,而是和他长得颇有几分相像的年轻男人,只不过架在这位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却让他看起来比丁力生少了几分粗狂,多了几份温文儒雅,尤其是那反光的镜片前,仿似没人能看得透后面藏着的是什么。

        一班女傭见这男人后很快就回过意来,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二老爷丁力治了吧。

        是的,女傭们没有猜错,这位就是刚从法国飞回来的丁家二爷丁力治。

        “管家,老太爷醒来了吗?”丁力生问。

        “还没有!”杜管家摇摇头,抬头看了看腕表,“按老太爷的习惯,应该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会睡来,要不我去叫他?告诉他二爷回来了!”

        “不用了!杜管家,我和我哥聊几句,你先下忙好吗?”丁力治和颜悦色甚至是很有礼貌的道。

        “是!”杜管家点头应了一声,心里却暗道,不愧是从国外受过高等教育回来的,言行举止就是不同,给人很绅士的感觉!

        不过,相对于二老爷的彬彬有礼而言,杜管家还是老爷那种骂骂咧咧的粗嗓门,最少那样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杜管家领着女傭们退了出去之后,丁力治这才开口道:“哥,父亲生这么大件事情你怎么不通知我呢?要不是我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傭人,我以为父亲还在忙着筹备寒涵的生日,不知道父亲生病了呢!”

        找你比找总理还难,我上哪去找哟?丁力生没有阴阳怪气的来上一句,面对弟弟不无呵责的话语,他不但没生气,反而很是羞愧,“弟,父亲生病的时候我正好在外地,寒涵也联系不上我,回来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生病的事情,我想要通知你的时候,父亲却拦住了我,说你正是忙着和那什么金集团合作的巨大项目,让我别打扰你!”

        “唉,哥,你怎么能任着父亲的性子来呢,再大的事也没有父亲的身体重要啊,父亲生病了,我怎么也该尽自己的孝心??!”丁力治皱着眉道。

        “弟,这事是我没考虑周全了!”丁力生老脸难得的红了一次。

        “哥,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我们多久没联系,可我们始终是一家人??!”丁力治叹着气道。

        “可是你一直没有消息”

        丁力生笑了笑,“哥,你没听别人说过吗?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咱们是家人,又不是生意合作伙伴,怕太久不联系会忘了彼此?!?br />
        “呃,是??!”丁力生也跟着笑了。

        “哥,寒涵呢?还没回来吗?我记得上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挂着鼻涕呢!”丁力治问。

        “应该回来了吧,对了,一会我给你介绍她的男朋友!”丁力生道,提起女儿的这个男朋友,他自然是满脸的笑意。

        “那丫头也有男朋友了?”丁力治很是惊奇的道。

        “是啊,她已经长大了嘛!”丁力生笑笑。

        “哥,寒涵的男朋友你可要严格把关啊,咱们不一定要求说什么门当户对,可也不能挑那种上不得台面甚至是追求那种不等吃不等喝的非主流角色啊?!倍×χ斡切牡牡?。

        “呵呵,放心了,她这个男朋友是我亲自挑选的,难道连哥的眼光也信不过吗?”丁力生搭住弟弟的肩膀道,“哥看好人也许眼光不咋地,可是看坏人却是一瞅一个准的。寒涵的这个男朋友,没有做坏人的潜质?!?br />
        也许是不太习惯和久未谋面的哥哥这么亲热,丁力治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幸好这个时候丁力生已经放开了他,按了下召唤傭人的呼叫器,没一会就有女傭敲门进来,恭敬的唤了声:“老爷,二老爷!”

        “小姐回来了没?”丁力生问。

        “回来了!她和枫少爷在房间里呢!”女傭回答道。

        “请他们过来吧!”丁力生满脸的笑意,年轻人嘛,恩爱痴缠一点,他这个过来人是绝对可以理解的。

        “是,老爷!”女傭答应一声就去了。

        “哥,他们在房间里,那个”丁力治的眉头却是皱得紧紧的,话说了一半却是欲言又止。

        “无妨无妨!”丁力生知道弟弟担心什么,淡淡的挥了挥手,对他而言,这对年轻人厮混在一起是好事,不肯呆在一起,他才要操心呢!

        ---------------

        《天生神医》的歪歪语音已经开通,有玩的同学可进频道:3??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网站地图】

  • 临沂市政府门口有枪击事件?男子涉谣被拘留 2019-07-15
  • 新闻漫评——“心酸”辞职信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7-12
  • 贯彻转型建设要求 锻造海上精兵劲旅 2019-07-10
  • 各位版主及潇湘玉竹版主节日快乐! 2019-07-07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7
  • 大数据为你呈现“端午”小长假车流 2019-07-02
  • 朝鲜是否会成为越南或其它国家,都是内部使然,美国的动作不是决定性作用。说的更直接一点,这完全取决于本国工人阶级的马克思主义觉悟,国家是否承认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9-07-02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5) 2019-06-11
  • 候选企业: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06-10
  • 藥音乐、网易云音乐、奇大音乐三方合力 共谋校园原创音乐发展新动能 2019-06-07
  • 女子为维系恋情 抱走别人的孩子谎称与男友亲生 2019-06-06
  • 安理会拍“世界杯全家福” 中国代表默默拿出乒乓球拍 2019-06-05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6-01
  • 习近平时间携手共建生态良好的地球美好家园 2019-05-22
  • 中国侨联直属机关党委举办党务干部培训班 2019-05-22
  •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基本走势 体彩36选7走势图 管家婆六合图库九龙 上海时时乐2元网 齐鲁福利彩票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怎么计算出开奖号 百度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河北20选5qq群 新疆喜乐彩奖金多少 快乐双彩全部开奖结果 好运彩3d字谜 排列五和值尾的分布图 乐利时时彩开奖 山东体彩可以手机投注吗